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帖

73

主题

0

好友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威望
2 点
金钱
6204 ¥
魅力
1958
金币
748
经验
3981 点
最后登录
2013-11-26
帖子
232
精华
0
积分
14401
注册时间
2007-7-12
UID
514
发表于 2012-11-13 13:18:54 |显示全部楼层
000032158_piclink_566_377.jpg


当我宣布我的年度“男生周末”自行车之旅将会于10月在比利牛斯山进行的时候,我的同事们多少还是被惊到了。这个位于法国西南部的橄榄球运动的心脏地区,地势崎岖,天气变化无常。但真正考验人的还是路线之长以及爬坡路段之严峻。这也是让多少大老爷们苦不堪言的环法自行车赛路线的一部分。

整个夏天我都一直在锻炼体能。戒酒6周;加强室内长距离训练,包括20公里的自行车骑行;将我日常的4公里跑加码到6.5公里,每周两次。最后我再小心翼翼地进行了一次实测:从伦敦南部的达利奇(Dulwich)出发,途径韦斯特勒姆(Westerham),进行两个连续的80公里骑行,最后精疲力尽地到达肯特郡(Kent)的Toys Hill林地。

一周之后,我提前一晚飞抵法国南部距离图卢兹约110公里的小镇塔拉斯孔(Tarascon),在一个寒冷的周六早上入住当地一家名为阿列日庄园(Le Manoir d’Agnès)的小旅馆。我已经减掉了5磅,但我的骑行同伴看上去更为精瘦,他们一边吃着煮鸡蛋和吐司,一边喝着黑咖啡和橙汁。他们的装备看上去也很专业:配肩带的紧身短裤;护肘、护膝、护腿;印有标识的紧身夹克,以及备用的防水外罩。

我们的组织者马克•尼普(Mark Neep)盯着我的装备看了半天,然后建议我再添置一些防寒的东西。尽管天气预报说会是晴天,但外面目前云层密布,气温只有9度。或许会下雨,并且在120公里的骑行路线中,还包括海拔2700米的陡峭爬山路段。我老老实实地听取了建议,五分钟之后重新归队。我们这支队伍包括货币经纪人、会计、质检员以及一名公关经理,全部都是在伦敦城里工作的人士。

今年已经57岁的我要比其他队员至少年长10到15岁,他们其中的许多人经常参加从伦敦到巴黎(三天),或者从夏蒙尼到尼斯(四天)的比赛。这些人为什么会凑在一起呢?“我们都是希望获得专业体验的发烧友。”从事质检工作的安德鲁(Andrew)说道。“年过半百的男性想要避免中年危机。”这是罗宾(Robin)给出的理由,他是我们队伍中两位优秀的会计师之一。

在集体合影之后,我们各自骑上自己的“坐骑”沿着Vicdessos河岸平坦的道路飞速前进,途径Niaux村以及村中的史前洞穴遗迹,前往我们本次行程的第一站:Port de Lers (海拔1571米)。这是一个11.5公里的上坡路段,是一个很好的开场热身。

我骑着一辆尼普旅行公司GPM10提供的斯科特自行车(Scott)。它很轻巧,但是跟其中一位队员的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那辆车很贵、哑光黑的外表,轻巧得不可思议,我将它称之为“鬼祟的自行车”。

除了服装和自行车,GPM10同样提供骑行途中的物资支持。额外的食物、衣物还有其他装备被放在一辆全程随行的奔驰轿车上。因此我便能轻装上阵,只随身携带一个装满运动功能饮料的水壶而无需背包。然而当进入到爬山赛道不久之后,我便被其他人甩开,拖了后腿,只有公司派的一位年轻的自行车专业骑手一路与我同行。

我的第一位陪同是来自美国俄勒冈的健壮的年轻人,名叫索伦(Soren)。他跟另外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起,为遇到困难的参赛骑手提供帮助,同时也为队伍中其他进展顺利的队员领骑,尤其是那位来自丹麦的光头经理人博(Bo)。虽然在前往下一个爬坡点Col d’Agnès (1,471米)的途中我已经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跟索伦互相做了自我介绍。我的佳明(Garmin)运动手表会定时嗡嗡作响记录时间和距离。曾经有一位跟我骑在一起的同伴还以为我有心脏问题(不知道他是不是跟我开玩笑)。

   三个小时之后,我们开始了前往spa小镇奥利莱班(Aulus-les-Bains)的下坡路段。这时候开始起雾了,道路变得模模糊糊,并且还碎石遍布。当我靠着惯性向下滑行时,脸和手都冻僵了。安全起见我捏紧了刹车。我的腿慢慢地麻了。索伦骑到我身边,让我赶紧蹬。这可是个好建议,但也意味着车速会更快——一点不开玩笑,神经真是高度紧张。幸好,我们最终抵达了奥利莱班,迎接我们的是热巧克力和法式洋葱浓汤。连专业人士也承认:这是一段难度不小的骑行。在篝火旁的午餐结束之后,我早早地出发了,但还是被其他人后来居上,除了我们队中唯一的女队员夏洛特(Charlotte)。在她没有告诉大家是因为之前玩曲棍球腿部抽筋之前,能骑在她前面还是挺让我高兴的。我坚持拐过了好几个弯道,然后是一个下坡,速度飞快。随着当我抓住车把,将自行车踏板保持在一个平衡位置,得意洋洋地直冲下去时,我的自信心也在增强,直到到达下一个弯道。这是教科书上教的。

在山脚下,我们大部队又汇合了,然后穿过村庄,继续以每小时45公里的速度向Massat前进。这是全天行程里最出彩的一段,我们这个集体在保持短暂的团聚之后,被路上的一大群羊隔断了。这有可能会导致严重事故,也有可能是为我们送上现成的晚餐。不过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快速地做出了调整,向着终点Col de Port (海拔1249米)骑去。现在我真是在苦苦挣扎:我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胃里还有点胀气。我的新陪同桑迪(Sandy)递给我一颗柠檬软糖,临时救救急。如今就只能全靠毅力了。

到傍晚时,我们已经穿过了山间的安道尔公国,又重新进入了塔拉斯孔。我的佳明手表记录着在6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我已经骑行119.4公里,消耗了6982卡路里的热量:个人最好成绩。我洗了20分钟的热水澡,然后一瘸一拐地去吃晚餐——席间还有娱乐表演,害得我都差点忘记吃饭。大家聊天的话题从阿姆斯特朗的丑闻一直聊到路上发生的一些事故。到9点45分,我找了个借口赶紧回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一开始,我们又被天气预报晃点了,本来说要下雨,结果好到令人眩目的阳光一直伴随我们在塔拉斯孔东部滨河路段的骑行,路的一边还是茂密的林地,在它的东边尽头,便是通往Col de Marmare (海拔1361米)的方向。但此时我已经完全无心看风景:我的膝盖已经彻底僵住了,并且由于穿得太多,还出了一身臭汗。

索伦再次成为我的陪同,他问我世界上哪个地方是我去过并且最感兴趣的。这显然是想要分散我的注意力,但我还是很高兴地配合了。于是我回答:埃塞俄比亚、哥伦比亚和叙利亚,还有耶路撒冷(排序不分先后)。山谷的另一边传来一阵鼓声和紧随其后的来福枪声。这是允许猎狐的区域,跟1244年那场阿比尔派教徒将200名异教徒活活烧死的惨烈景象一样。但我已经完全顾不得想这么多,只是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完成午餐前的这段骑行上。

到中午的时候,我真的要扛不住了。我吃了整整一条法棍面包,喝了一瓶水。组织者建议大家稍作休息商量一下。那几位穿着莱卡的中年男人中的一位提出大家应该再次集合成一个大队伍前进。这一建议深得我心,于是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大约25公里或者还要更多的这段路,大家便在一起骑行。当我把通往蒙塞居城堡(Chateau de Montségur)的8公里上坡路撑过去之后,便胜利在望了。风很大,两位领骑在我左右护航,以保证我安全抵达。

完成阿列日河(Ariège)畔123公里的骑行之后,那种愉悦的心情真的很难用语言描述。这是体力与意志力的双重胜利。我当然得摆个姿势拍照留念。现在,是时候期待2013年了。

作者:莱昂内尔•巴贝尔(Lionel Barber)为《金融时报》总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5#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6#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深圳合水线户外网 ( 粤ICP备08126095号 )

GMT+8, 2018-7-22 09:08 , Processed in 0.07648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